主页 > 风采专利 >儿子遇车祸脑死‧厨师代签赠器捐书救6人 >

儿子遇车祸脑死‧厨师代签赠器捐书救6人

发布时间:2020-06-18  编辑:



儿子遇车祸脑死‧厨师代签赠器捐书救6人(吉隆坡讯)一名15岁巫裔少年于7年前车祸重伤入院,两天后被医生宣布脑死。父亲当下决定为儿子签下器官捐赠同意书,把儿子的心脏、肺、肝、肾及眼角膜捐出去,其中心脏受赠人就是“外心女孩”郑慧仪,但是这颗心脏因无法与受赠区域相容而移植失败,不过少年的无私捐赠,让6人获得了重生的机会。这位父亲坦言,儿子逝世固然悲恸,但是亲人尤其是母亲对他这个决定的不谅解,让他痛心疾首,足足两年大家才能破冰重聚。谈起这些年来的委屈,眼前这位长满鬍子、身形稍为臃肿的中年男子尤索夫(Yusoff,58岁),虽然努力抑制自己的情绪,偶尔语带轻鬆,自我调侃,但是那悬挂在眼角的泪珠,还是出卖了他。被失控巴士撞至重伤尤索夫来自霹雳实兆远,目前已举家搬迁到彭亨瓜拉云冰居住,和妻子育有7名孩子,亡儿诺莫哈末(Nur Muhamad)排行第二。问他从事甚幺行业,“在学校当厨师,不难猜吧?”他摸了摸大肚腩,“一般上饮食业者不会请体形瘦小的人当厨师,因为这意味着他煮的食物不美味。因此先不论厨艺,单单是我的外形,就符合了当厨师的条件,对吗?”他说罢大笑,不介意拿自己的身材来开玩笑。笑声在会议室迴荡,他又有多久没听到二儿子的笑声了?一次的交通意外,让他的开斋节永远留下了一个缺口。他忆述,诺莫哈末遇上车祸那天,正值斋戒月,那是。当时诺莫哈末在油站排队,等候为摩多添油,突然大路有一辆巴士为了闪避前面的轿车,结果冲进了油站,不偏不倚把他撞得飞弹起来。“伤势严重的诺莫哈末被送进了政府医院抢救,自此他陷入了昏迷状态。两天后,医生决定为他注射一种药物,说如果4个小时后仍未甦醒,那就代表他活不下去了。”院方派人劝募器捐在这个艰难时刻,尤索夫的心已乱成一团,也不知道自己能做甚幺,直至药物失效,二儿子被判脑死,他整个人都崩溃了,“当时医院有一个负责器捐的劝募助理,原本是想找我谈诺莫哈末的器捐意愿,但是看到我如斯模样,怕得不敢上前接触我。”“也许当时我看起来兇神恶煞得像私会党,所以对方很怕我。”他笑了笑,苦中作乐。后来院方还是派人介入劝募器捐流程,向他询问二儿子生前有否立下器捐意愿。他坦言,自己当时心力交瘁,只想快点回家,“医院要甚幺,就给他们。我无力再呆下去。”其实他心里清楚明白,与其让二儿子的器官随着躯体长眠腐烂在地底,不如把它全都捐出去,让有需要的人得到救助,“那是孩子最后一次的奉献,纵使无法改变生命的长度,却开拓了生命的宽度。”小时曾说过要捐心救人在诺莫哈末捐出器官的几天后,尤索夫和太太莎比亚(Sapiah,54岁)在整理孩子的遗物时,莎比亚才想起,二儿子小时候曾经说过要捐心救人,虽然童言童语,但仍掩不住他乐善好施的性格。正因为如此,尤索夫知道儿子在天之灵,也必定认同父亲代他做出的决定,把能捐的都捐出去,卸下沉重的肉体,轻得安息。他说,自小就在宗教学校念书的二儿子,十份敬仰校内教导他伊斯教义的宗教师,因此年纪小小就能背诵18卷《可兰经》(共有30卷),更发愿要成为一名宗教师。“诺莫哈末和宗教师的感情犹如父子般要好。有一回宗教师心脏病发送院,多番治疗也无助于减轻病情,后来医生证实换心是唯一的存活方案。”他指出,那时诺莫哈末年纪还小,听到大人这幺说,就吵着说要把心脏捐出来给宗教师,但是他不知道,只有脑死者才能捐出心脏,如果一个人活生生被掏了心,那也活不下去啊!心脏虽救不到外心女儿捐赠仍让6人延续生命尤索夫在办理了二儿子的器捐手续后,因为心急想知道这些器官的去处,而前往医院询问,但是碍于医院规定,医护人员不能透露捐赠及受赠者身份,不过可向捐赠者家人透露受赠者移植手术后的进展,而他获悉二儿子“心归”郑慧仪,完全是出乎意料之外。他犹记得,二儿子在捐出器官的第二天后,他从电台听到外心女孩郑慧仪获得怡保一名车祸脑死的巫裔少年捐出心脏,移植后出现严重排斥的新闻,他就猜测该名少年是否就是亡儿。“就在我犹豫之际,就有媒体前来叩门,问我关于诺莫哈末的事情,以及如何看待这次的手术移植失败。我知道,就是他了。”他说,虽然二儿子的心脏救不到慧仪,但是另有6人因为儿子的捐赠,而得以延续生命,他觉得这就足够了。在院遭不人道对待仍签下器捐同意书在决定签下器捐同意书的那一刻开始,尤索夫就不曾要求回馈,因为器捐不是一场交易,如果涉及金钱,那就枉费了二儿子的捐献,亵渎了这神圣的大爱情操。其实在二儿子住院期间,尤索夫和院方有着一段很不愉快的经历。他说:“就像猫羊一样,非但没有获得尊重,还被辱骂。”他欲言还休,经鼓励下打开了这道心事枷锁:“在诺莫哈末与死神搏斗的那两夜,我不被允许进入ICU探望他,即使医生已给了通行令,保安人员就是拦着我,还狠狠地骂了我一顿。”后院方获悉以尊重为先孩子重伤入院,生死未卜,现在还被人辱骂,就像戳了尤索夫心中一刀,再撒一把盐,那是永不结痂的伤痛记忆。夜晚,他睡在医院大厅,医院没有一个人前来慰问,来的都只是驱赶,他更被蚊子叮得全身红肿。“我常常对自己说,也许自己是个不正常的人,才会不计前嫌,将孩子的器官捐出来。”他笑了,笑中带泪。不过一切都是值得的,自从院方知道尤索夫所遭受的不人道待遇后,便逐步改善对待病患及家属的方式,把“尊重”放在第一位。这些年来,尤索夫看到了这间医院的成长,当初的年少不更事,已蜕变为今日的成熟稳重,而他也和医院成了好朋友。母亲不谅解关係僵局两年为了不让年老的母亲伤透心,尤索夫向她隐瞒了二儿子的死讯,但是最终纸包不住火,加上亲友的煽风点火,母亲知悉后勃然大怒,除了怒斥他不坦诚,还指他允许外人宰割孙子的脏器,无疑让孙子受到二度伤害,结果两年来对他不瞅不睬。失去爱儿,已是哀痛万分,如今被母亲切割,双“亲”皆失,他如何去定义人生?还好,他没有放弃初衷,更稳守信念,还成了国家器官移植资源中心(NTRC)器捐运动的宣导义工,只要NTRC叫到,他一定会放下工作,义无反顾来赴会。就像受访当天,他是应NTRC的邀请前来出席器捐醒觉活动,并在活动后接受本报专访。终化解母亲对器捐误解古语有云:“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尤索夫以真诚打动了母亲的心,并化解了她对器捐的误会及迷思,她更对尤索夫所做的一切大竖拇指,肯定了器捐对延续生命的意义。现在他一家六口以及身边的众多亲友都已经登记成为器捐者,“请大家记得,一个器捐登记者,拥百万个希望,因为那些等待器官移植的病患一旦获得重生,只要有一个成为医生、科学家或其他领域的杰出人物,就能造福人群,为世界带来更多希望。”郑慧仪换心事件簿◆2岁时心脏受细菌感染须长期服药,4年级因心疾而停学并进出医院多次。◆2004年,心脏功能陷入末期衰竭,在等不到合适心脏的情况下,国家心脏中心于暂时替她装上“机器心脏”,让她拖着沉重的仪器维持生命。◆《》在得知慧仪求心心切后,于2007年1月为慧仪展开“全球求心行动”。◆,慧仪移植怡保一名车祸脑死的15岁马来少年的心脏。结果,为时10小时的手术完成后,医护人员发现郑慧仪出现严重的器官排斥现象。◆10月4日下午4时,医院接获因车祸脑死的20岁华裔技工陈润强捐出的心脏。◆10月5日凌晨1时,医生为郑慧仪进行第二次换心手术。◆,慧仪身体不适被送院救治,没想到就此离开人世,享年19岁。/良医‧报道:唐秀丽‧2014.06.17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