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会议观点 >儿子都孝顺,董事长不想让孩子照顾晚年,原因是... >

儿子都孝顺,董事长不想让孩子照顾晚年,原因是...

发布时间:2020-06-18  编辑:



把晚年交给孩子照顾,是最好的选择吗?
林董退休后,忙碌程度似乎有增无减。
一方面,林董交友广阔又雅好书艺,除了转任朋友公司顾问,号称「点子王」,还每天练字,一笔一画筹备他的书法个展。二方面,为支援儿子事业,稍有闲暇,便与董娘一起顾孙。「自己顾比较放心。」事必躬亲的林董,喜欢这幺说。
林董有两间房子,一间在台中,一间在苗栗。台中家在公司附近的电梯华厦,有管理员,地下车库,一些不太符合老年人使用的公设。苗栗老家,则是一栋占地百坪的三楼别墅,前庭植有一棵娉婷的美人树,树下是几张石椅围绕一座石桌,守护着多年週末烤肉的天伦时光。老家外墙攀缘一片繁茂的炮仗花,经常让拜年的亲戚故旧,讚美不已。
但其实林董已经很少回苗栗老家了,尤其老母亲往生后,两地奔波也不再是常态。「大房子难整理,工人也不好找啊!」林董强调,「一开始当作运动,但几年过去,整理起来是愈来愈吃力。」
林董也谈到这几年身体有些状况。像左边膝盖刚换过人工关节,一使劲直发疼,老伴则几年前动了髋关节手术,复健路也走得艰辛,仍不耐久站。总之,「是吃不消了。」林董环顾四周的林林总总,像是想到什幺:「没人顾的房子容易遭小偷,我就被偷过两次。」接着笑开:「但小偷不识货,珍藏的墨宝,一幅都没带走。」
然而林董更遗憾的,应该是两个儿子没人懂得这些收藏的价值。就像这间别墅,一砖一瓦都教他与老伴费过心思,「可是他们不会懂,」林董语气与其说责备,不如说是带点惋惜,「所以交给他们,我也不放心。」
是以,林董最近考虑出售苗栗老家,再将所得资金,一部份做为养老金,一部分投资股票等金融商品。林董认真思考着搬进养生村或中高龄专用社区的可能性,他认为这样安排既省力又省心,还省了修缮费用与税金,一举数得。此外,「说实在的,我还挺侥倖两次小偷光顾,没让我们遇上。」
倒是林董两个儿子不很理解父亲想法。大儿子拍着胸膛,直率说:「爸,以后我们会养你,你放心。」小儿子则一旁附议,「是啦,爸你放心。」
林董点头微笑,「好,我知道你们孝顺。」

照顾中高龄长者,是一门须要专业知识与技术的学问。
以荷兰、德国、日本流行的一种「青银共居」而言,通过优惠补助等手段,邀请居住都会区的银髮族释出空房,再媒合都会区谋生的青年,与银髮老人共同生活,以达到弥补长照人力缺口、跨世代经验传承、消解年长者生活寂寞感,以及青年经济压力等多重目标。
然而,複製这种混龄居住模式,实际上有相当门槛,亦即共居的青年,不一定具备照顾中高龄长者所需的知识与技术,更不太可能长期居住于此。曾有人说:「青银共居的老人是住客,年轻人却是过客。」因此,若无完善的配套措施,也可能影响长者心理健康,让青银共居变得曲高和寡。
事实上,就算是自己最熟悉不过的亲人,应允承担照护年长者的责任,但这承诺能否兑现,谁也说不準。
尤其当年长者的健康出现较严重的状况时,要求处于壮年的儿女感同身受并随侍在侧,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毕竟,今日的家庭模式与社会型态已然转变,人们多数组织核心家庭,大部分时间又投入职场,光是期待自己孩子的短期陪伴与照顾,就有许多困难需要克服,更遑论奉养终老。
事实上,第一次照顾年长者就像刚当上爸妈一样,都是需要学习的。新手父母可能因为不谙照顾婴幼儿的方法,而导致意外;自己的儿女,也可能因为不认识老年人需求,造成两代之间的摩擦与冲突。举例来说,中高龄长者若是记忆力退化,不安全感遽增,连带言语行为都不受控制,儿女是否都能「耐烦」且温顺相待?相信对谁都是个疑问。因此,儿女除了意愿,也要建立「识老」的认知,并学习陪伴照护的方法与技巧。
案例故事中林董的想法可说是未雨绸缪,即便两个儿子还不能理解。林董或许从照顾自己母亲的经验中,了解照顾长者与两地奔波的真实情况,不是光靠一片孝心即扛得起。又或者林董从陪伴髮妻复健、打扫别墅的过程中,逐渐体悟老年生活的许多面向,也必须有所调整,老家反而不适宜「养老」。又或者说穿了,林董一生闯蕩,早认识到倚靠他人终不保险,自立图强才是上策。
林董是不是已进一步认识到,与其将自己的晚年,交给事业家庭两头烧的两个宝贝儿子,不如审慎规划,委託专业呢?
看了这篇文章的人,也看了…

  • 当自己老后:把子女当「守护」还是「看护」?
  • 长照2.0补助申请懒人包!用长照「4包钱」减轻照护压力

上一篇: 下一篇: